原标题:委员建议“问题演员”应“禁演”

2004年6月10日,电影《无极》在香格里拉拍摄后遗留的垃圾建筑。图/CFP2004年6月10日,电影《无极》在香格里拉拍摄后遗留的垃圾建筑。图/CFP

新京报讯 (记者王姝)昨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下称草案),任茂东、刘政奎、刘振来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草案应设行业禁入、限入制度,对于有劣迹行为的演员特别是有违法犯罪行为的演员,处以限时“禁演”甚至是终身“禁演”处罚。

设行业禁入限入制度

“这些年个别演艺人员自律不严,违法犯罪等事情屡屡发生”,委员刘振来说,草案中应增加“加强演艺人员自律”的内容,“对那些自身形象太差,违法犯罪或者发生严重问题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应在演出、发行、放映等方面制定一定时期禁演、禁映等惩罚办法”。

任茂东委员也提出,很多演艺人员是公众人物,是一些青少年的“粉丝”,其行为举止一定程度影响社会风气,建议草案设立行业禁入制度,“对有劣迹行为、特别是实施过违法犯罪行为的演艺人员,在一定期限内禁止其从事影视拍摄;屡犯者,让其终身不得从事影视拍摄。”

文保区拍电影单独立规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孙宝树引用数起电影拍摄破坏环境事件,建议对文物保护区拍电影单独制定行业行为准则。

“据报道,2004年《神雕侠侣》剧组在九寨沟森林公园拍摄时破坏神仙池钙化堤、珍珠滩植被;2006年电影《无极》剧组在云南省香格里拉天池进行拍摄时,对当地自然景观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孙宝树说,虽然相关法规对环境及文物保护有明确规定,但考虑到电影拍摄行为与一般性旅游、参观行为的区别,建议制定专门的行业行为准则,对此类行为进行规范和监管。

“植入广告”也应受限

对于电影插播广告现象,草案只涉及了“贴片广告”,对此,严以新、杜黎明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都提出,“植入广告”不应成为法律空白点,“应对电影植入广告的范围及数量作出规定”,严以新说。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女版“斯巴达”挑逗的是谁?

从她们显得有些猥琐的形态来看,多少还是要些脸的,不像那些个洋男模,镜头面前笑得那么“图样图森破”,被警察摁倒在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只是为几个小钱挑战着自己的底裤,真正的勇士却是她们幕后的策划者,那些用金钱换来一具具肉身,挑战法律底限的商家。


习马会,拉台湾经济一把?

对于大陆和台湾来说,和则两利,争则两伤。大陆与台湾在科技创新、产业结构上有很强的互补性,深化两岸经济合作对于双方经济发展都有利,这在全球经济增长动能不稳、全球贸易需求持续疲软的背景下尤为重要。


他们搞飞机,你们也撕逼

说到撕,关于大飞机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撕的呢,搞与不搞,都是国家的事情。你会说,国家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啊——你若这样认为,我要祝贺你已经成为“主人翁”。至于有一些人以“花钱太多”反对搞飞机,我觉得也挺幼稚,搞飞机,与花钱搞其他很多事情相比,真的是正事儿。


阿鲁阿卓为何要向台长行贿?

如今当演员也不容易,上春晚、当电视剧主角要送钱送礼,有的女演员还会被潜规则,就连走穴也有风险。《扬子晚报》曾报道,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主动讲述了一些强奸少女、玩女明星的过程。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