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10点35分,原北京动物园副园长、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肖绍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北京市二中院宣判。肖绍祥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宣判现场身穿套头衫没了庭审时的从容

今天上午10点,肖绍祥被法警带入法庭。穿着一件浅蓝色套头衫的肖绍祥已经没有了以前庭审时的从容。

在宣判前,法院有一个简短的质证环节,法官问肖绍祥:还有给自己辩解的吗?肖绍祥为自己做了最后的努力:“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我要求对一些事实的证据进行补充调查,这些证据对认定事实有特别重要的作用,我希望法庭能够予以落实。”

法官问,还有什么说的吗?肖绍祥说:“没有。”

在休庭15分钟之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肖绍祥贪污受贿一案进行了宣判:“一审以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肖绍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

二中院经审理认为,肖绍祥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公共财物,构成贪污罪,且数额特别巨大;肖绍祥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构成受贿罪。

此外,肖绍祥财产、支出明显超出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且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其行为已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其所犯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均应依法惩处,并数罪并罚。鉴于其违法所得已全部追缴,对其可酌予从轻处罚。

审理认定侵占1400万800万来源不明

现年59岁的肖绍祥曾担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

二中院经审理查明,2005年4月至2012年6月间,肖利用主管动物园基建、110千伏输变电站拆迁、草库拆迁等工作的职务便利,在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陶然亭公园玉虹桥改建及休息游廊工程项目中,先向中标、施工单位全额或多支付工程款,要求上述单位开具发票入账,然后要求上述单位返还部分或多支付的工程款。

此外,其还指使下属以动物园职工宿舍厕所和小院的名义向拆迁公司索要补偿、出具虚假委托书、虚开发票,将返还的工程款、拆迁公司申领的补偿款、拆迁方补偿给单位的拆迁补偿款、从公园领取的转账支票等款项,存入其个人实际控制的北京田龙飞宇雕刻艺术品经营部账户,予以部分或全部侵吞,所侵占款项共计人民币1400余万元。

行贿方以其名开户密码标在存折里

2007年至2008年,肖绍祥利用担任动物园副园长并主管该园基建工作的职务便利,为北京诚信双龙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在承揽北京动物园基建工程方面提供帮助,为此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尤某给予的好处费10万元。

据检察官介绍,由于肖绍祥经常擅自做主指定施工单位,施工单位诚信双龙公司希望承揽2008年奥运熊猫馆部分工程,就在2008年春节时给了肖绍祥一个存折,存折以行贿人的名字开户,密码标在里面。

随后,诚信双龙公司果然承揽到了部分工程。

截至2013年3月2日案发前,肖绍祥个人财产、支付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部分折合人民币800余万,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自辩庭上笑称白天上班晚上开黑车赚20万

2009年,肖绍祥被人举报,侦查机关在他位于房山的一套小产权房内意外发现了600余万元现金、两张共计1400万元的存折以及若干字画、化石等。

今年8月20日,肖绍祥在北京受审,面对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三宗罪,他在庭审过程中微笑辩解。

肖自称白天上班,晚上开黑车,靠业余时间放贷、倒卖工艺品做兼职所得以上财产,并否认全部控罪。

肖绍祥说,自己在1991年到1994年间开过三四年出租车。“白天我把车租给施工单位开,晚上我自己出去拉活儿。一年收入5万,总共有20多万。”肖绍祥称他开的是黑车,所以没有记录。公诉人提醒在此期间他已经身为动物园副园长,但肖绍祥也不改口,引来了旁听席上的笑声。

除了开黑车,肖绍祥还称他倒卖石头和工艺品,作为评标专家,他业余兼职做一些工程预算、施工方案和指导招投标文件等,这些也有几百万元的收入。“我每天都加班,周末和公休假也不休息,这些副业都是在单位完成的。”

肖还称,同事曾向他借钱,给他转了50万元利息,但他没有透露钱是借给谁的。

本版文/记者张雷


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

小波过世之后,我认识了一位异性者,他是一位非常典型的Transsexual(LGBT中的T),他是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这样的人跟女同性恋的区别在于,他虽然身体是女性,但是自身的性别认同是男性,他所爱的只能是异性恋女人,而不是同性恋女人。


严厉谴责色情场所挂国旗

抛开无耻先别说,让嫖客在性交易场所把自己意淫成“领导干部”,有什么意义呢?想来想去,可能这种手段有助提升洗浴中心的“逼格”和提升嫖客的“性欲”吧。


卢布贬值的前因与后果

今日之卢布及俄罗斯金融、经济,宛如一个得了急性胆囊炎的病人,“制裁解除”和“油价企稳”不过是能解一时之痛、却无法解病患之苦的两片止疼药——何况就连这两片止疼药也是“处方药”,不是“病人”自己想买就能买到、想吃就能吃上的呢?


必须追究冤案制造者责任

近年10起特大冤案中,赵作海案、浙江叔侄案、萧山5青年抢劫杀人案等3起冤案已经进行追责,安徽于英生冤案已启动追责程序,暂无下文;其他案件均未明确启动追责程序。冤案平反后却不追究相关办案人的责任,等于河流的污染未被肃清,同时严重损害法律的尊严。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