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夺刀少年”柳艳兵和易政勇身体正逐渐恢复,但还无法复习备考。迄今,来访或打来电话表达帮助意愿的高校已达13所。但两人表示,下一步的路怎么走,还要等身体好了再作打算。

目前,柳艳兵和易政勇二人身体体征正常,进食正常,精神状态良好,全身伤口愈合良好,但每天仍需大量休息。根据当天医院的测量数据,二人目前血压均在正常范围内。二人每天上午进行维生素和氨基酸输液,为身体补充营养。

柳艳兵告诉记者,自己现在还没那么精力充沛,“每天我都特别能睡,醒来了也就是下床简单活动一下,顶多用手机和朋友聊QQ。一集中精力就会头疼,没法看复习资料、进行思考。再说,我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考试、到底要不要考试呢。”

多日来,记者在病房观察到,柳艳兵用在睡眠上的时间逾12小时。早上8时,医生前来查房,他仍在熟睡;上午10时左右,在输液的过程中,他也时常睡着直至午饭时间;午饭后稍作休息,他再次沉入梦乡;晚上的入睡时间虽不固定,却也是“困了就能马上睡着”。

相比“睡神”柳艳兵,易政勇虽伤情较重,“活力值”却相对稍高。有时候,易政勇会在吃完饭后打开手机播放器,跟着音乐哼几句。但他也告诉记者,自己的脑袋还是时常有些发晕,“话说多了就会好累”。

“虽然睡眠有助于康复,但也不能老睡。”二人的责任护士谢超告诉记者,适度的简单活动必不可少,“只要不让他们太过费神,起来走一走、坐着练练字都是好的。”

根据二人所在学校宜春三中的校长余斌华所做记录,从6月9日至今,来访或打来电话表达帮助意愿的高校已有13所,但这些高校都提出不同程度的录取条件,有一些则尚未表明具体要求。

6月16日,澳门大学校方代表前来与二人交流,并向二人介绍学校情况。易政勇被学校专业目录里的财政学所吸引,柳艳兵则对电机及电子专业产生了向往。校方表示愿为二人下一步的求学提供多一个选择。同时也表明,二人的日常成绩和英语水平尚与澳门大学的常规录取要求有一定距离。

连日来,两位少年的“今后去向选择表”被不断刷新,二人也对其中的一些“选项”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兴趣。“但现在还不想急着做决定。”在从天而降的“橄榄枝”面前,正在康复的柳艳兵说,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很感谢好心人的关怀和帮助,但下一步的路要怎么走,还是想等身体好了再作打算。”

5月31日,在宜春市区至金瑞镇的一辆公交中巴车上,一名歹徒将高三学生柳艳兵及其同学易政勇等5名乘客砍伤。当歹徒继续举刀要伤及更多乘客时,柳艳兵不顾自身被砍剧痛,上前夺下歹徒手中的刀。事发后,柳艳兵和易政勇被送医院救治,两人因伤情严重,无法参加今年的高考。(“新华社发布” 客户端记者陈子夏)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